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都市> 成为黑人 的性奴隶

成为黑人 的性奴隶
自从上次他们夫妻参加了“黑白条斑马”聚会后,江春美已经被黑种男人
鸡巴和狂暴兇猛的性交行为彻底征服了。

  在那次聚会中,她亲眼目睹了五、六个高大、健壮的黑种男人轮奸一个纤巧、
柔弱的日本女人,数次在那个可怜的小女人的阴道、肛门和嘴巴里射进他们那浓
稠腥臭的精液;她也亲身体验了黑种男人的巨大有力的黑鸡巴,在旅馆的房间里,
被被Paul肏得死去活来,彻夜的姦淫让她享受到无数次性欲高潮,她已经完全臣服
于Paul的淫威之下,成为那根巨大黑鸡巴的性奴隶。

  淫欲之门一旦打开,事情便难以控制。从那次以后的几个月里,他们夫妻的
每个週末就是这样度过,淩哲苇娇小的妻子被黑种男人的大鸡巴肆意蹂躏,而淩哲苇则在
一边忍受着心理的屈辱和感官的刺激。

  每天淩哲苇都会收到从淩哲苇妻子的黑人性主人Paul那里发来的电子邮件,告诉淩哲苇如何
将淩哲苇的妻子打扮一新,穿上充分展示她的性感身材和容貌的服装,然后在週五的
晚上把她送到他指定的地点去供他随意使用。每次淩哲苇将妻子送去的时候,那个黑
家伙Paul都会在门口迎接她,然后,从那时起一直到周日的傍晚,淩哲苇妻子就是那个
黑人巨大黑鸡巴下的淫蕩贱奴,任由她的主人蹂躏、糟蹋她那美妙的身体。

  在淩哲苇妻子被那个黑人肆意玩弄姦淫的时候,淩哲苇常常被要求留下来为他们服务,
淩哲苇得时刻準备好饮料和点心,一旦他们需要就立刻送进去;淩哲苇还要为他们準备毛
巾、浴液、放好洗澡水,等Paul玩弄够了淩哲苇妻子,淩哲苇要帮助他们清洗身体,为那个
黑人按摩他因为过度肏弄淩哲苇妻子而疲惫的身体。每当Paul想带着淩哲苇妻子出门,去找
他的朋友们一起轮奸淩哲苇妻子的时候,淩哲苇还要充当他的司机。

  让淩哲苇倍感屈辱和刺激的是,每当他们姦淫肏弄完淩哲苇的妻子,都要求淩哲苇把江春美
粘满他们腥臭精液的身体清理乾净,以便他们再次玩弄。淩哲苇先要把从淩哲苇妻子阴道
和肛门内流出来的、混合着那些黑人的精液和妻子淫液的腥臭液体舔吃乾净,然
后用嘴唇和舌头仔细地按摩淩哲苇妻子被那些粗大的黑鸡巴肏肿的阴户和肛门,再把
那些黑种男人们射在淩哲苇妻子肚子上、乳房上、脸颊上、大腿上和脚趾上的精液一
点点舔进嘴里,再咽进肚里。

  另外,淩哲苇妻子也常常把那些男人射在她嘴里她吃不完、咽不下的精液再吐到
淩哲苇的嘴里,并按照那些黑人的命令用嘴唇紧紧盖住淩哲苇的嘴,不许淩哲苇把精液吐出来,
直到淩哲苇把那些令人噁心的腥臭精液全部吞进胃里。

  江春美已经完全被她的性主人、那个高大强壮的黑种男人Paul控制和驯服了,Paul
在週末对淩哲苇妻子贪得无厌的日夜肏弄,让淩哲苇妻子享受到了无尽的高潮。

  由于被肏弄得过于频繁,淩哲苇妻子的阴户和肛门一直红肿着,阴唇因为长时间
过度充血而日益变得又黑又紫,她的阴道被巨大的黑鸡巴撑得已经非常鬆弛,以
至于淩哲苇在跟她做爱时,淩哲苇的阴茎已经感受不到以往那种被她阴道紧握的舒适刺激
的感觉了,她的肛门也时常大张着口,显然她的括约肌已经被那些日夜姦淫她的
大黑鸡巴给弄伤了。但是江春美对此好像毫不介意,她从来也没有抱怨过什幺,她
知道她现在是Paul和他那些黑人朋友们的週末性奴隶和性玩具,她愿意被他们轮奸、
虐待和蹂躏。

  又到了一个週末,淩哲苇按照Paul的吩咐把打扮一新的妻子送到Paul的家里。这次,
Paul先是粗暴地扒光了淩哲苇妻子衣服,把她娇小的身体压在床上兇猛地肏了一回,然
后就开始对淩哲苇妻子进行性奴隶的训练。Paul命令淩哲苇妻子赤身裸体跪在他的身前,脸
正对着他那粗大黝黑的鸡巴,然后他指示淩哲苇的妻子去如何崇拜他的黑鸡巴。

  淩哲苇的妻子先要用她那柔软纤细、白嫩漂亮的小手恭敬着抚摩他的黑鸡巴、黑
阴囊和黑肛门,然后再用嘴唇和舌头去亲吻舔揉他那些丑陋骯髒的部位,淩哲苇妻子
被要求必须要像敬畏神灵一样去敬畏他那带给她无限痛苦和欢乐的鸡巴。淩哲苇在心
里暗想,难道自己娇媚性感的娇小妻子就要这样被他们从身体到心灵彻底佔有吗?
但是,淩哲苇并不感到愤怒和嫉妒,极度淫蕩的性欲刺激掩盖了淩哲苇心中被侮辱的感觉。

  等淩哲苇妻子用她的手、嘴唇、舌头以及脸颊、乳房和身体的任何部位摩擦、爱
抚过他的鸡巴,将他的性欲彻底激发出来后,Paul就开始用他那暴涨的粗大鸡巴肏
弄淩哲苇妻子的嘴。每次,他都要将那根像驴鸡巴一般粗长的鸡巴深深地插进淩哲苇妻子
的嘴里,然后兇猛地抽插,直达喉咙。

  Paul这样残暴地口交方式,常常让淩哲苇妻子窒息,每次当他把鸡巴抽离她的嘴巴
时,她都止不住地呕吐,然后,还没等淩哲苇妻子稍有喘息,Paul的大鸡巴便又一次深
深地插进她的喉咙里。如此循环往复,Paul在淩哲苇妻子的干呕中和口舌的刺激下,最
后或者把精液射进淩哲苇妻子的喉咙里,或者把精液涂抹在淩哲苇妻子的脸颊和乳房上,
然后再让淩哲苇妻子把他的鸡巴清理乾净,一次性奴训练才算告一段落。

  可是,Paul的性欲并没有完全释放,他对淩哲苇妻子的调教也不可能就这样结束。
这个身体强壮、性欲极其旺盛的人间恶魔,在他那根又粗又大又长的黑鸡巴还没
有完全软掉之前,就又开始对淩哲苇妻子进行新一轮的调教和折磨。

  他那黑如焦碳、大如熊掌的大手在淩哲苇妻子白皙娇嫩的身体上粗暴地揉捏着,
淩哲苇妻子的乳房上、大腿上、嫩足上、肥臀上和柔弱的肩背上到处是被他掐弄搓揉
出的红印子。玩弄了一会,Paul让淩哲苇妻子转过身体,跪在地上,像狗一样四肢爬伏
着,两条腿张得大大的,把她的嫩生生的白屁股撅在Paul的面前。

  Paul跪在淩哲苇妻子的身后,用手分开她的两瓣屁股,然后用大龟头磨蹭着她的阴
唇,接着慢慢向前推进,同时双手一直在抚摩着淩哲苇妻子的屁股和阴户。淩哲苇知道他
是在刺激和挑逗淩哲苇妻子的性欲,让她的阴道里充满淫液以便于他的姦淫。淩哲苇看到
Paul的鸡巴在慢慢的加强力度,不断地向淩哲苇妻子的阴道深出插入。

  妈的!Paul的鸡巴实在太长了,他那20釐米长的大鸡巴已经插进去了大部分,
但是仍然有一大截露在外面。淩哲苇听别人说,女人阴道的长度一般是10釐米,而
像淩哲苇妻子这样娇小的女人,阴道的长度应该不到10釐米吧。

  Paul的鸡巴仍然在继续向淩哲苇妻子的阴道里插,对于这样粗大的鸡巴来说,淩哲苇妻
子的阴道实在是太小了,所以,随着他的挺进,淩哲苇妻子阴道口的嫩肉被带得陷进
去,阴唇也跟着向中间集中,紧紧地包裹着Paul的大鸡巴。

  Paul的鸡巴终于尽根插进了淩哲苇妻子的阴道里,他的阴囊贴在她的阴蒂上,刺激
得淩哲苇妻子浑身一抖。淩哲苇惊诧淩哲苇妻子的阴道怎幺可以容纳下Paul全部的茎体,难道是
他的龟头已经插进淩哲苇妻子的子宫了吗?如果是那样,淩哲苇妻子岂不是被这个可恶的
黑家伙给肏透了吗?

  可是淩哲苇妻子好像并不担心她的身体,在Paul缓缓的抽插之间,江春美阴道里的淫
水被不断地抽出,顺着她的大腿和Paul的鸡巴流到地上。显然,他们俩很享受这样
的做爱,淩哲苇妻子开始轻声地呻吟,身体也随着Paul的动作前后主动晃动着,似乎在
鼓励Paul猛烈一点地插她。

  这时,Paul的抽插力度显然是加快了,他那垂掉得很长的阴囊前后甩动着,啪
啪地抽打着淩哲苇妻子非常敏感的阴蒂。江春美的神情开始迷离,呻吟声越来越大,淩哲苇
知道她就要高潮了。

  终于,Paul闷声嚎叫了一声,猛烈抽插的动作在嚎叫声中戛然而止,他的小腹
紧紧抵在淩哲苇妻子的屁股上,身体不停地抖动、抽搐,把大股的精液尽数射进江春美
的子宫里。Paul的阴茎一抽离淩哲苇妻子的身体,江春美立刻就瘫倒在地板上,嘴里大口
喘息出气,浊白的精液从她的阴道里潺潺流出。

  淩哲苇知道现在该淩哲苇上了,不过,你们大家不要误会,可不是该淩哲苇上去享受淩哲苇妻
子的肉体,而是该淩哲苇上去为他们服务了。在整个週末,Paul和江春美都不允许淩哲苇享受
淩哲苇妻子的身体,江春美希望在整个週末的两天两夜时间里,她是完全属于Paul和他那
些黑人朋友们的,她不喜欢淩哲苇的精液汙秽了她的身体,她希望自己对她的性主人
和主人的朋友是纯洁和忠实的。淩哲苇所能做的,就是精心为他们服务。

  淩哲苇端来饮料和点心,递给Paul一条乾净柔软的毛巾,让他擦擦因为大力姦淫淩哲苇
妻子而出的满头汗水,接着,淩哲苇来到淩哲苇妻子面前,用热呼呼的柔软毛巾轻轻擦拭
她那红肿汙秽的阴户和屁股,江春美的阴道口被撕裂了一点,上面有点点血丝,淩哲苇
一擦,她的身体都疼得抖动一下。

  江春美拉住淩哲苇的手,示意淩哲苇用口舌为她清理阴户。

  淩哲苇看着她那粘满Paul精液的阴户,感觉有些为难。这倒不是因为淩哲苇嫌别的男人
的精液骯髒,而主要是因为在Paul面前这样做,淩哲苇多少有点觉得尴尬。这时,江春美
拽住淩哲苇的头髮向她的阴部拉,淩哲苇也只好顺势把嘴唇贴在了她的阴唇上。

  经过淩哲苇一番精心的清理,淩哲苇妻子慢慢地从性欲高潮中缓过神来,她的阴户也
被淩哲苇舔擦乾净,经过热敷的阴唇颜色鲜红,由于淩哲苇的口舌刺激,一滴滴清亮的淫
液又从她那鲜红的肉缝中渗了出来,散发着诱人气息。

  Paul很满意淩哲苇的工作,他让淩哲苇妻子始终保持着两腿分开的姿势,让她那迷人的
阴户完全暴露在他的面前。江春美或者依偎在Paul的怀里,或者坐在Paul的大腿上,他
们不停地亲吻,一边喝着淩哲苇端给他们的葡萄酒,一边回味着刚才做爱的幸福感觉。

  虽然是在休息,但Paul从来也没有停止玩弄淩哲苇妻子的身体。他抱着她的身体,
一会儿掐弄她的乳头,一会儿又指奸她的阴道和肛门,而江春美总是被他玩弄得娇
喘连连,呻吟不止。

  在他们的婚姻生活中,淩哲苇妻子从来也没有受到过如此强烈和持续不断的性刺
激,所以她一直处在高度亢奋的情绪当中,她完全忘记了屈辱、忘记了疼痛、忘
记了作为人妻的任何道德羁绊,忘记了时间和空间,一心一意地享受着Paul的大鸡
巴带给她的刺激和高潮,心甘情愿地接受着Paul的玩弄和调教。

  这时,Paul已经把淩哲苇妻子的双手紧紧地捆了起来,然后把她拉起来,把捆着的
双手拉过她的头顶,固定在天花板上的一个钩子上。淩哲苇妻子娇小白皙的身体把拉
直,只有娇嫩的脚尖挨在地上。

  淩哲苇想,她的手和脚一定都很疼,淩哲苇有点心疼她,想告诉Paul不要这样玩弄淩哲苇的
妻子。但是,还没有等淩哲苇说这样的话,江春美就使劲朝淩哲苇摇了摇头,然后对Paul媚笑
着,让他狠狠地调教她、玩弄她。

  Paul当然不会对淩哲苇妻子心慈手软,他毫不理会淩哲苇担心的神情和乞求的目光,更
不会怜悯淩哲苇妻子刚刚被他肏弄得渗出血丝的阴户和肛门,又把他那粗大坚硬的手
指头狠狠地插进了淩哲苇妻子的阴道里,一根、两根、三根……,他把四根手指插进
了她的阴道,然后开始大力地前后抽动,同时大拇指还在淩哲苇妻子的阴蒂上搓揉着。

  过了一会儿,Paul又用电动假阳具代替了他的手指,一波又一波的性高潮侵袭
着淩哲苇妻子被悬吊着的身体,使她像跳摇摆舞一样,赤裸的身体在前后左右无法控
制地摇摆着。

  接着,Paul拿来乳头夹夹在淩哲苇妻子那两个充血挺立的鲜红乳头上,尖利的乳头
夹刺进了江春美皮肤,也刺激了她的性欲,她立刻尖叫起来,呻吟声中充满淫欲。
Paul没有给她丝毫的喘息时间,他手握用天鹅绒布条编成的鞭子(据说,这样材质
的鞭子比较沈重,但表面柔软,不会打伤皮肤,但很有力量,会让被鞭挞者感受
到疼痛和刺激),狠狠地抽打淩哲苇妻子的乳房、小腹、阴户和屁股。

  淩哲苇妻子被悬吊着的身体被抽打得像陀螺一样左右转动,她的脚趾在木地板上
摩擦着,发出“兹兹”令人揪心的声音,淩哲苇真害怕她的脚趾会被扭断了。

  这时,Paul放下鞭子,把淩哲苇妻子的两只脚从地上拉起来,但是,他并不是担心
她的脚趾会扭断,而是要更残酷地折磨淩哲苇的娇妻。他把淩哲苇妻子的两脚向背后方向
拉,然后用绳子捆住她的两脚,使劲向两边分开,再把绳子拉到天花板上。

  这样,淩哲苇妻子的身体整个被吊了起来,身体反弓,像一个大写的C,而两条
腿又被大大地分开,真真写成了一个大大的“穴”字。Paul把插在淩哲苇妻子阴道里还
在嗡嗡震动的假阴茎又使劲朝里按了按,然后再次挥起鞭子,使劲抽打淩哲苇妻子那
大大敞开的阴户和肛门。

  鞭子一下下地抽打,每一次落下都引起淩哲苇妻子的一声尖叫,每一次抬起都带
起来一缕淫液。随着鞭子的挥舞,江春美在痛苦中不断冲击性欲的顶峰;在妻子的
尖叫声中,淩哲苇的心随着被鞭稍带起、又滴落在淩哲苇脸上的淩哲苇妻子的淫液而上下起伏。

  淩哲苇为江春美能享受和经历这样的性高潮而感到自豪,淩哲苇为能拥有这样美丽性感
的女人而骄傲。在Paul的暴虐中,淩哲苇发现淩哲苇的妻子是这样的美丽,而这样的美丽是
她从未有过的。

  鞭打、姦淫、羞辱、折磨……,江春美经历了普通女人不敢想像的性虐待,也
体验了普通女人从未体验过的性高潮。鞭打中,Paul的大鸡巴又一次插进了江春美的
阴道和肛门;虐待中,Paul又一次把精液射进了江春美的喉咙……

  终于,Paul累了,他再也玩不动淩哲苇妻子了,他让淩哲苇把妻子从天花板上放下来。
淩哲苇妻子被鞭打和性高潮折磨得无法站立,她被解开绳索后直接躺在了地下,蠕动
着身体,轻声地呻吟着。Paul还不想放过她,他骑在江春美的头上,肥大的黑屁股整
个坐在江春美的脸上,命令江春美舔他的肛门。可是,江春美已经没有力气再执行他的
命令了,Paul很生气,站起来朝江春美的头上撒了泡尿,就离开了房间。

  看到Paul离开了房间,淩哲苇赶紧跑过去从地下扶起淩哲苇妻子,把她搀扶到浴室去清
洗她的身体。淩哲苇先在浴盆里放满热水,然后抱着妻子慢慢地把她放进去,慢慢地
抽出一直插在她阴道里的电动阴茎。长时间的姦淫和虐待让淩哲苇妻子非常疲惫,她
静静地躺在浴盆里,像一个孩子似地让淩哲苇清洗抚摩她的身体。她的乳房和阴户都
已经被Paul抽肿了,虽然皮肤上痕迹不明显,但她皮下的肉体显然是受伤不轻,淩哲苇
的每一下清洗和抚摩都会让她感觉到疼痛,她甚至会抓住淩哲苇的手,呻吟着让淩哲苇的
动作轻一点。

  刚刚好不容易为淩哲苇妻子清洗完身体,Paul就返回了房间,他要淩哲苇把妻子重新打
扮起来。Paul递给淩哲苇一件白色透明的上衣,让淩哲苇妻子穿上,但又不允许淩哲苇妻子穿上
胸罩,这样她那红嫩翘起的乳头就在白色衣服下清晰可见了。

  接着,Paul又让淩哲苇妻子穿上黑色的丝袜,下身是一条很短的黑色短裙,一双后
跟有5英吋高的黑色高根鞋也穿在淩哲苇妻子的脚上,最后,Paul又把那根电动假阴茎
再次插进了淩哲苇妻子的阴道里。一切都準备好了,Paul说要带淩哲苇妻子出去游玩一番。

  淩哲苇开着车把他们送到街上一个人群熙攘的成人书籍和音像製品店,Paul说他要
带淩哲苇妻子进去,向大家展示一下她的风骚和性感。Paul拉着淩哲苇妻子的手下了车,带
着衣着非常暴露的江春美走进了那个挤满了色狼和流氓的成人书籍和印象製品店。

  淩哲苇妻子感觉非常羞愧,满脸通红,不知所措,任由Paul拉着他在人群中穿梭。
店里正在观看和挑选色情读物和影像的家伙们看见淩哲苇妻子出现在他们中间,立刻
开始起哄。他们有的吹口哨、挤眼睛,有的对着淩哲苇的妻子说着下流话、做着猥亵
的动作,更有甚者会在淩哲苇妻子经过他们身边时,伸手掐弄淩哲苇妻子的乳房和屁股。

  Paul高兴地大笑,他伸手把淩哲苇妻子的短群下摆拉起来,让大家看到淩哲苇妻子阴道
里插着电动阴茎,那个巨大的东西一半在淩哲苇妻子的阴道里,一半露在外面,淩哲苇妻
子需要不时地用手握住它,以免它从阴道里掉出来。人群看到淩哲苇妻子的狼狈样,
顿时爆发出淫蕩、鼓噪的叫声,他们都在惊歎淩哲苇妻子的漂亮的阴户、美丽的阴毛
和氾滥的淫水,他们都想立刻把淩哲苇妻子压在身下姦淫。